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盗墓贼的恋尸癖汉高祖妻子吕雉尸体惨遭侮辱

发布时间:2020-02-27 12:55:25 阅读: 来源:压力机厂家

盗墓贼的恋尸癖:汉高祖妻子吕雉尸体惨遭侮辱

盗墓在汉代属“奸事”之一,其实就是“作奸犯科”的意思,在当时的社会受到了法律和舆论的一致谴责。

恰巧的是“奸事”与“奸尸”谐音,而实际上在盗墓这一“奸事”活动中确实也出现过奸尸的违反人伦的行为,其中在重新恢复礼制的汉朝就有两起典型的奸尸事件,一起发生在西汉末年,一起发生在东汉末年,都是兵荒马乱的时期。

第一起的受害者是汉高祖刘邦的原配妻子吕雉,即历史上有名的吕后。当时赤眉军作乱,不仅烧杀抢掠,还对西汉皇陵采取无所不用其极的盗掘手段,并且侮辱了吕后的尸体。

吕后的尸体由于采取了良好的防腐措施,所以在当时尸体还很完好,结果有些赤眉军当中的不讲人伦的分子,竟然见了她的尸体起了淫念。这绝对是一起病态的事件,赤眉军作乱时距离吕雉下葬的公元前180年,已有二百多年,而且吕后死时已经是彻彻底底的“老妪”。

这件事情记载在《后汉书?刘盆子传》:“后二十余日,赤眉贪财物,复出大掠。城中粮食尽,遂收载珍宝,因大纵火烧宫室,引兵而西。过祠南郊,车甲兵马最为猛盛,众号百万。盆子乘王车,驾三马,从数百骑。

乃自南山转掠城邑,与更始将军严春战于郿,破春,杀之,遂入安定、北地。至阳城、番须中,逢大雪,坑谷皆满,士多冻死,乃复还,发掘诸陵,取其宝货,遂污辱吕后尸。凡贼所发,有玉匣殓者率皆如生。故赤眉得多行淫秽。大司徒邓禹时在长安,遣兵击之于郁夷,反为所败,禹乃出之云阳。九月,赤眉复入长安,止桂宫。”而且《后汉书》也称“污辱吕后尸”“多行淫秽”。

另外一起则是东汉末年的冯贵人尸体受辱事件,冯贵人是汉桓帝的妃子,到了汉灵帝时期遇到盗墓贼掘冢,死后70年惨遭奸尸。这件事情记录在《搜神记》中:“汉桓帝冯贵人,病亡;灵帝时有盗贼发冢,七十余年,颜色如故,但肉小冷;群贼共奸通之,至斗争相杀,然后事觉。后窦太后家被诛,欲以冯贵人配食下邳陈公达;议以贵人虽是先帝所幸,尸体秽污,不宜配至尊,乃以窦太后配食。”

这里我们惊讶的发现冯贵人死后70年不仅尸体颜色如故,就像活人一样,而且还略带体温,盗墓贼见色起意,轮奸了她的尸体,而且因为“交媾”的先后顺序问题甚至大打出手,引发流血冲突最后导致盗墓事发。

史书记载,东汉第十位皇帝汉桓帝刘志后宫有嫔妃五六千人,冯贵人即其中之一。《资治通鉴?汉纪?孝灵皇帝上》(卷五十七)记载,熹平元年(172)六月的时候,导致外戚专权的窦太后病死,窦太后所在的窦氏家族也大多获罪遭诛,朝议窦太后的下葬规格的时候,有大臣说应该以贵人规格下葬窦太后,与冯贵人葬在同一陵区,而不宜以太后身份与桓帝刘志葬在一起,从而达到对引起外戚专权,并且“垂帘听政”的窦太后进行惩处的目的。

当时这一观点引起了很大的争论,廷尉陈球就表示强烈反对,他说到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冯贵人冢尝被发掘,骸骨暴露,与贼并尸,魂灵污染,且无功于国,何宜上配至尊!”他不仅说到冯贵人墓葬被盗的事实,也用极其委婉的方式指出了冯贵人被奸尸的事实,即所谓“骸骨暴露,与贼并尸,魂灵污染”。不然仅仅是因为被盗墓怎么会引起廷尉陈球如此强烈的反对声呢?

其实包含这两起奸尸事件在内的所有奸尸行为都是一种病态行为,是受到了“恋尸癖”的影响,不然一个正常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的。

其实从大量的盗墓案例可以看出,有“恋尸癖”的盗墓者比比皆是,甚至出现了某些盗墓贼就专门等着新近死亡的女性埋葬的消息,然后伺机下手。有些盗墓贼除了满足自己的扭曲的性需求之外,往往还带有一些复杂的政治动机,比如赤眉军侮辱吕后的尸体。

朝鲜张玉贞:堪比吕雉武则天的朝鲜第一妖妇

入宫得宠

张玉贞,本贯仁同,其祖为高丽名臣张安世。朝鲜建国后,太祖李成桂多次写信邀张安世入朝辅政,均被婉拒,最后遣其子张仲阳入仕新朝,官居汉城府左尹,后张家累世为官。虽出身官宦世族,但张氏因生母尹氏为其父之妾,所以并非两班贵族而为中人(两班与妾侍所出)。

父亲张炯在世时为朝中文官(赠领议政,后追封为玉山府院君),堂伯张炫为译官。前母为高氏,生母为尹氏,有两兄张希栻、张希载以及一姐张氏。

朝鲜正史《朝鲜王朝实录》记载,时张玉贞堂伯张炫犯罪,张氏家族亦被牵连,张玉贞由此没入宫中为内人。

张氏入宫后受到肃宗曾祖母庄烈王后的赏识。又由于容貌气质出众,被肃宗临幸并宠爱有加,但此举引起肃宗之母明圣王后的强烈不满,适逢肃宗元配仁敬王后不幸辞世,明圣王后便搜织罪名将张氏驱逐出宫并在丧期过后立即捡择大臣闵维重之女闵氏为继妃(即仁显王后)。

肃宗一脉几代单传,原本人丁单薄,然而仁显王后入宫后长期无子,使得其处境尴尬。仁显王后本知肃宗与张氏旧事,时明圣王后升遐,为使王室有后,向肃宗提出将张氏接回宫中,此举亦获得庄烈王后的支持。

肃宗随即召张氏入宫,恩宠更胜往日。肃宗十二年十二月十日被封淑媛,不久又升昭仪。肃宗十四年(1688年)十月二十八日,张氏于昌庆宫就善堂诞下肃宗第一个后嗣李昀(日后为朝鲜景宗),肃宗大喜。

肃宗十五(1689)年一月,张氏被封为正一品“禧嫔”。同年(1689年)肃宗以“善妒”之罪废掉仁显王后与金贵人,将她们赶出宫外,贬回私宅。五月,擢升张氏为中宫王妃(史称“己已换局”)。

张氏父母亲由此分别册封为府院君与府夫人,其兄张希载亦成为捕盗大将,而张氏也成为朝鲜王朝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中人出身却登上国母之位的王妃。

燃气夹层锅

造型铝单板

南京建筑工程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