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铎谈婚姻:就像体检 不想每项指标都优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9:12:09 阅读: 来源:压力机厂家

张铎谈婚姻:就像体检 不想每项指标都优

张铎

撰文/白郁虹

张铎,赵宝刚公司除孙红雷之外最被看重的签约男艺人,当年赵宝刚拍摄《给我一支烟》时,大胆将剧中男一号角色交给毕业不久的新人张铎。很多人以为,在造星大师的提携下,张铎很快会成为像陆毅一样的当红炸子鸡。可是,时运不佳,正值电视剧限制令出台的“严管期”,《给我一支烟》因题材等问题被雪藏,最后不得不在电视台非黄金档悄然播出。张铎没能如愿成为第二个陆毅。可是,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对于本来就不喜出风头的他来说,隐藏自己未尝不是件好事。

张铎曾在赵宝刚的青春三部曲之《我的青春谁做主》中出演医生高齐,戏不多,但够爷们儿。这部戏不但让他获得上海电视节“最具潜力男演员奖”,还被网友们封为新好男人的代表。此后,张铎戏约不断,且完全可以脱开恩师赵宝刚的庇佑,独立在外挑大梁,《你一定要幸福》《蚁族的奋斗》《闪婚》《宝贝》等等,张铎都坐实男主角宝座。近日,在北京、东方、天津等卫视播出的赵宝刚转型之作《老有所依》中,张铎成为剧中“上有老下有小,在夹缝中求生存”的男主角吕希的不二人选,虽然因不堪家庭重负,吕希酒后意外出轨,但张铎的死忠粉丝们还是固执地将他归类为“完美先生”范畴。事实上,与年长8岁的香港艺人陈松伶发展为姐弟恋的张铎,生活中是“铁丁一族”。这些年,事业突飞猛进,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他差点忽略了对父母的关照。一次父亲的意外摔倒,让他猛然意识到,“父母不容易,养老话题是每个人或早或晚都要遇到的问题。”

“最好的孝顺是尊重老人的选择。”

“我父母以前在老家哈尔滨住,我们家住老式楼房的6楼,没有电梯。父亲心脏不好,有一次在楼梯间摔倒没人知道,幸亏被邻居及时发现送到医院。这件事让我开始对养老问题重视起来。”

两年前,张铎把父母接到北京,他花一万元租金为父母挑选了离自己小家相隔不远的舒适住房,原以为这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回报和爱,事实上,离开习惯了一辈子生活圈的父母,两年来都没有真正适应北京。

“我外出拍戏,在北京陪他们的时间不多,有一次我拍戏回来,发现他们把房子转租出去,自己租了一个一个月五千元租金的小房子。老人们到了退休年龄,没有挣钱能力,只能想着怎么省钱,给孩子减轻负担吧。”

时间久了,住不惯的父母提出回老家,但每次都被儿子劝说回来。直到拍摄《老有所依》中的贤夫孝子,张铎才认认真真思考父母的想法。“有场戏,我安慰刘涛,劝他理解父母为什么不来北京,后来想想好像这是在说自己,我一下明白了最好的孝顺其实是尊重老人的选择。”

送父母回老家后,张铎反而觉得离父母更近。“随着这部戏的播出,我的感受又不一样了,给爸爸妈妈,包括给岳父岳母打电话的频率越来越高。最重要的是挂电话没那么快了,真的会静下心来倾听他们说的,也会主动跟他们分享自己的很多事情。”

“我都不知道我能教给学生什么。”

1998年,上海戏剧学院第一次在哈尔滨招生,准备报考中央音乐学院的张铎,在别人的撺掇下,只身前往考场,并且一路过关斩将,顺利考取上戏表演系。与此同时,张铎被正在筹拍《像雾像雨又像风》的赵宝刚慧眼相中,他至今记得当时一身运动服装束的他,特别被赵宝刚多瞄了两眼,正是这不经意间的上下打量,让他获得了《雾雨风》的荧屏处女秀机会。四年大学,大多数时间,张铎都规规矩矩在校园里学习表演,排练话剧,扎实的专业课成绩让他成为学校为数不多的全额奖学金获得者。

2002年,张铎大四,意外接到赵宝刚电话,对方称:“过两天我去上海,到时你来见我。”

那一年,黄金搭档赵宝刚和海岩准备拍摄后来被视为经典的《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当时刚演完舞台大戏的张铎,完全不懂自我营销,他画着浓妆,穿着戏服,匆匆赶往约定地点新锦江饭店,结果可想而知,挑剔严苛的赵宝刚、海岩同时摇头。“他们就是觉得我状态不对,没演成也正常。”其实,在张铎心中,早就做好了被弃的准备。

东拉西扯间,赵宝刚随口问的一句话,成为日后张铎事业的转折点,赵导问他:“毕业之后打算去哪儿?”

想起十年前的这次会面,张铎最想说的是感谢恩师赵宝刚。“当时我很清楚毕业之后不会马上有戏拍,当务之急就是找工作。2002年那会儿,还没有流行经纪公司,想要发展,进一些比较好的话剧团体比如人艺、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应该是条不错的出路,但种种原因没能如愿,所以打算留校。”

听过张铎的想法,赵宝刚建议:“以你的条件,不会没地方要,如果真没地方去,可以来我公司。”

最终选择留校的张铎,并没有找到自我价值。“我都不知道我能教给学生什么。”恰逢此时,《豪门惊梦》剧组找到他,“如果出去拍戏,不但有不错的收入,我也可以积攒些经验,回来再教学生才有底气。”但是,校规明令禁止老师接私活,两难之间,张铎决定辞去公职。

拍戏回来,张铎又面临职业空巢期。此时,幸运之神再次降临,因为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领导看过张铎在学校时表演的话剧《庄周戏妻》,印象非常深刻,于是找到张铎,希望他能加盟中心团队。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张铎主演了两部话剧《我和春天有个约会》《长恨歌》,但他始终没忘记赵宝刚导演曾经对他说过的那句话:“如果没地方去,可以来我们公司。”

“我觉得还是北京发展机会多,所以我给导演打电话,希望和他签约。”

2003年,张铎正式成为赵宝刚公司旗下的签约艺人,并且一晃就是十年。“相处久了,经常一起交流,一起吃饭,一起打高尔夫球,我们不仅是老板与员工、导演与演员的关系,更多时候是彼此找到了朋友的感觉。更重要的是,作为生活中的榜样,导演无论从生活情趣,还是为人处世的态度,对事物的思考,都能给我指引方向。”

“我的婚姻很正常,就像去体检,我并不希望我的每项指标都是优,正常就好。”

2006年,张铎拍摄爱情悬疑剧《血未冷》时,遇见了现在的妻子、香港艺人陈松伶。谁能料到,当年被视为女神的陈松伶会恋上小自己8岁的东北小伙。“他是一个上进青年,不靠‘父荫’,不耍手腕,演技好,喜欢学习,愿意扛自己的生活,比我成熟超过十年。”这是陈松伶对张铎的最初印象。

2011年,陈松伶出席活动时公开承认两人已经登记结婚。为了这份爱,她义无返顾地把家从香港搬到了北京,她说:“哪里让我感觉安全和温暖,我就会跟到哪里。”

婚后,俩人进入了人生的另一个阶段,尤其对于太太陈松伶来说,几乎不再像当年一样抛头露面,她很少接戏、排音乐剧,而是专心经营自己的小家,她说:“我很幸福,很满足现在的家庭生活。”看着为自己彻底改变的太太,张铎忍不住笑道:“她现在是贤良淑德的小女人,因为她以前当女汉子的时间太久了。”

给家最温暖、最安全的守候,是张铎对太太的承诺。在媒体和公众面前,他既不回避谈论自己的私生活,也从来不会眉飞色舞地高调秀恩爱,对他来说,一切都顺其自然,无须刻意。“我的婚姻很正常,就像去体检,我并不希望我的每项指标都是优,正常就好,我喜欢细水长流,家庭带给我温暖、安全和责任感。而且我相信一点,一段好的婚姻也能给你的事业带来巨大帮助,好运气其实是由爱带来的。”

对话张铎 “保持乐观心态,不做忧患暗示。”

记者:第一次在赵宝刚导演的《给我一支烟》中演男主角,压力大吗?

张铎:当时被导演说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那部戏让我受益良多。我后来想想,或许那是导演激励演员的方法,谢谢导演。

记者:赵宝刚被奉为造星大师,但《给我一支烟》因为审查等问题没有在黄金档播出,让你错过了成名的机会,有没有觉得运气不够好?

张铎:没想过,当时也比较懵懂,不太懂市场,只是觉得拍了一部挺不错的戏。过了很多年之后,才发现原来播出平台也很重要,包括审查制度对电视剧的影响等等。但是《给我一支烟》让很多人认识我,也给我提供了很多工作机会。

记者:你演过《蚁族的奋斗》,刚出道时从上海一个人来北京,会不会也有“蚁族”们常见的窘况呢?

张铎:我适应能力其实挺强的。因为之前拍过一部戏,所以刚来北京时手里有一些钱,租完房子后还有些生活费,算不上窘,就是继续寻找下部戏。当时没有马上跟赵导合作,是因为赵导希望我能在外面多锻炼锻炼。

记者:陈松伶在当时被视作女神,她怎么会被你吸引?

张铎:这你得问她(笑),但她吸引我是因为她单纯,善良,懂得感恩,对周围人很关心,跟别的女孩儿不一样。

记者:当时考虑过年龄问题吗?周围人反对过吗?

张铎:我们没有考虑过,会有一些反对的声音,但我们身边的朋友都很支持,而且我觉得年龄问题是可以通过学习和超前意识弥补的。

记者:你们决定把家安在北京,而且婚后很少看到她出来拍戏,对她来说是不是一种牺牲?

张铎:的确是牺牲,包括生活习惯、语言和一些文化上的差异,都会带来一些不便利,需要慢慢适应、磨合。这两年,我不希望她太辛苦,尽量让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她喜欢拍照,喜欢音乐。

记者:都说养儿防老,你和太太现在是丁克一族,没想过自己的养老问题吗?

张铎:我父母养我挺不容易的,我就不想再这么不容易了。而且对于孩子,我不知道该怎么教育他,我会不知所措,我担心自己无法承担“生命之重”。松伶的思维非常西化,她喜欢二人世界,觉得老公是陪自己走过一辈子的人,她有非常好的教育观念,我一度觉得她最适合的职业是幼儿园教师。我和松伶也说了,只要我们身体好,就不需要养儿防老,我希望我们每一天都是开心的。我现在不做太多老年忧患的心理暗示,保持乐观积极的心态很重要。

土鸡养殖业

种植方法

戈登雪达犬养殖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