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金融资本是全球粮油高价的推手毛芙兰草

发布时间:2020-10-18 15:38:01 阅读: 来源:压力机厂家

金融资本是全球粮油高价的推手

全国消息:正是在金融资本掌控下,石油、粮食市场与货币、外汇、期货、衍生品等市场的联动,形成了石油、粮食等大宗商品的“金融化”趋势,石油和粮食由一般基础商品变为战略投资品,石油与粮食安全,本质上已转变为“贸易—金融”型的“价格安全”模式。如果这种格局不调整,霸权体系不改变,高油价、高粮价很可能将成为我们的生活常态。

“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的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基辛格的话似乎正是当下现实的写照。流动性泛滥、席卷全球的极端天气,以及近期中东地缘政治的动荡等突发因素,使全球各类基础商品价格因供给失衡而加速上涨。高油价和高粮价正成为全球面对的两大“共同敌人”。

人们把近期的高油价归咎于中东北非的紧张局势。这场始发于突尼斯的动荡,经过埃及大规模升级后,引发其他体制相似的中东地区和非洲国家的连锁反应。出于对石油供给的担忧,国际原油价格大幅飙升,再度进入“百元时代”。

其实,全球石油与粮食供需平衡并未发生太大改变。全球在高油价高粮价的推动下失去了稳定的方向,背后的真正推手正是金融资本。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数据,目前最不稳定的地区石油总产量约占全球供应量的3.4%。作为OPEC第八大石油生产国,利比亚日均产油160万桶左右,占全球产量的2%,这与占全球供应量40%的OPEC相比,还不足以对全球供应造成影响。而且,国际组织已开始积极行动,OPEC成员国表示,要建立新的全球机制稳定能源市场,改善石油供应以及石油库存充裕,以满足市场需求,保障供求平衡。另外,如果沙特承诺的“每日400万桶左右的富余产能”能得到保证,这将是利比亚产能的两倍多。因此,对全球石油供应的过度担忧并没有充足理由。

粮食价格飙升也同样不是供给失衡造成的。

的确,去年以来全球范围内的气候和自然灾害频发,高温、潜在的干旱、洪涝、水灾等不良因素影响到了全球粮食的供给,但从全球粮食供求面看,仍处于紧平衡格局。数据显示,与2007年至2008年全球粮食市场状况相比,近两年连续的粮食丰收使全球粮食库存得到了较大改善。联合国粮农组织预计,2010年世界谷物产量将比2009年增加1.2%,达22.8亿吨,接近2008年的创纪录水平。其中稻米和粗粮分别增产4%和1.4%,小麦略减0.9%。全年谷物总需求22.68亿吨,同比增长2%。

但2010年全球粮食价格却飙升了29%,全球经济正经历三十年来最广泛、最猛烈的大宗商品上涨行情。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2010年玉米暴涨了52%,小麦上涨了49%,黄豆上涨了28%。今年以来,全球粮价更加速上行,1月全球食品价格指数为231,比上月上升3.4个百分点,已连续7个月上升,为粮农组织1990年开始统计全球食品价格以来的最高纪录。除肉类价格保持稳定外,其他食品价格均大幅上扬,其中棉花更是创美国南北战争至今150多年以来的高位。无疑,在国际油价、粮价一路飙涨背后一定有其他更大的推动力量,这就是金融资本。

正是在金融资本掌控下,石油和粮食由一般基础商品变为战略投资品。本世纪初,随着国际金融市场的迅猛发展,石油、粮食市场与货币、外汇、期货、衍生品等市场的联动成为复合的金融体系,扩大了传统金融市场的外延和内涵,形成了石油、粮食等大宗商品的“金融化”趋势。石油安全、粮食安全,本质上已转变为“贸易—金融”型的“价格安全”模式。美元量化宽松向全球释放出海量流动性,石油、粮食等的金融属性表现得愈加突出,油价、粮价基本不是由供求所决定而是由资本和货币所决定,这正是石油、粮食供求与往年没有发生太大变化,而价格不断飙升的根本原因。

世人可能认为,国际油价破百,OPEC该是最大受益者,其实不然。由于“石油—美元”的贸易结算机制,能源的所有权与定价权相分离,石油供给者却不能成为定价者。所以,OPEC国家虽然拥有石油垄断供给权,却不具备石油垄断定价权。石油与美元挂钩的机制,使美国拥有了强大的石油定价能力,而且“石油—美元”回流机制,更让美国获得了巨大的资本利得,赚得盆满钵满。

据相关统计,当前国际市场流通的石油美元达1.4至1.8万亿美元之巨。而这些“石油美元”又以回流方式变成美国的股票、国债等证券资产,填补美国的贸易与财政赤字,使美国长期保持经常项目逆差和资本项目下顺差的平衡。多年来,OPEC巨额石油美元与东亚国家出口型经济形成的大量商品美元一起,支撑着美国经济繁荣,也由此构成了“美元—石油美元—商品美元”这样稳固的资本流动封闭环,不断壮大美国的金融资本实力。

纵观国际石油定价权的演变,世界石油价格定价权机制经历了从西方垄断寡头石油公司定价,到OPEC定价,再到以石油期货作为定价基准的转变过程,这使得危机中的国际石油和粮食的金融属性愈发突出。目前,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交易的北海布伦特原油是全球最重要的定价基准之一,全球原油贸易的50%左右都参照布伦特原油定价。事实上,全球每年石油贸易量在130多亿吨左右,通过现货市场的交易量只有20亿吨左右,大部分都没有实物交割。

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巨幅涨落的背后,是国际金融资本和投机资本获取的巨大套利空间。据相关统计,在国际石油期货交易中,约有70%属于投机行为,每桶油价上涨10美元中,投机炒作因素就占6至8美元。而另有迹象表明,一些金融资本正从房地产和复杂衍生品投机中转向国际粮食市场,致使国际资本投机炒作粮食期货甚至囤积现货,在粮食期货市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掀起了一浪又一浪涨价潮。

如果国际金融格局不调整,霸权体系不改变,高油价、高粮价很可能将成为我们的生活常态。

福州男科医院口碑好吗

佛山专业治疗关节置换医院

南宁治皮肤病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