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运营商借中报角力非对称

发布时间:2020-07-21 17:40:49 阅读: 来源:压力机厂家

在四大运营商公布了中期财报之后,各运营商高管一反常态地大倒苦水,均表示压力过大,要求获得政策上的支持。

本文引用地址:月4日,消息人士透露中国电信()已联合中国联通()向有关部门提交材料,要求对中国移动()实行非对称管制,联手要求调整网间结算标准。

来自一位行业人士的解读,非对称管制其实就是对弱势运营商的政策扶持,通过非对称的政策管制达到平衡市场各运营商的势力和同起点竞争,而这正是此次电信重组的重点。

非对称管制剑拔弩张

不过记者咨询各运营商综合部及工业和信息化部相关负责人,这些人士均表示对提交材料一事并不知晓太多信息。

但对于非对称管制,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却已是剑拔弩张、迫不及待。

首先发难的是中国联通CEO常小兵。他在出席8月25日中国联通2008年上半年业绩分析师及记者会时强烈呼吁政府要“锄强扶弱”,并表示相信政府正在制定针对中国移动的非对称管制政策,涉及的价格及市场份额问题均在研究当中,并随时可能出台。

即将并入中国联通的中国网通()的现任CEO左迅生也透露,相信有关政策会陆续出台。左迅生举例说出“有可能”推行的政策,其中包括可携号转网、互联互通、漫游费等。参考外国经验,相关政策是包括单向号码政策或当某电讯商市场份额过大时,会施予惩罚措施。

8月28日,中国电信总经理王晓初也加入要求非对称管制阵营,称政策详细情况仍在讨论当中,监管部门会分阶段推出针对电信行业的非对称政策。

8月26日,中国移动发布2008年中期业绩,数据显示,中国移动上半年盈利548.49亿元,平均每日盈利3亿元,而其他几家运营商盈利总和只有213亿元,只有中国移动的38%,中国移动因为之前政策性的因素垄断地位明显。

但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却并不这么认为,反而大倒苦水。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移动已经承担了大量的社会责任和财务的负担,这都是我们单方面所承担的责任和压力。”

“这些社会责任和财务的负担,包括全力建设不成熟的中国3G标准网络TD-SCDMA,重组铁通后,铁通的400亿元人民币的债务,”今年年底就有 80亿元到期“,王建宙说,”以及为实现经济不发达的偏远地区通信的‘村村通’工程,中国移动投入了183亿元人民币,这已经是一种事实上的非对称管理。 “

一位熟悉情况的人士表示,王建宙这样的表态并不符合他个人的个性,“王是一个相当市场化的人,坚信公司的最大目标就是给投资者以最好的回报”,但在近期,业绩和增长均处于良好状态、香港最大的红筹股中国移动股价大幅下跌,从最高的160港元,已跌至85港元附近,折合人民币只有74元左右,这让王建宙压力巨大。

根据中期业绩,中国移动每股收益2.74元人民币,每股净资产20.33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中国移动每股收益只有1.90元人民币,去年全年每股收益4.35元人民币。

市场担忧电信业重组后,中国移动会失去领导地位,导致该股在目前85港元的价位上连续抛压依然甚重。

面对运营商集体相互龃龉,工业和信息化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现在的市场情况已经和几年前不一样,新的政策肯定是不能简单地采取严厉地扶持一家压制一家的措施,而且都是上市公司,还要面对海外的股东。

全业务竞争提前白热化

2008年5月23日启动的电信重组划定了我国电信运营商新的竞争格局。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均变成全业务运营商,在移动网和固网中展开多头混战。中国移动在移动网的绝对强势地位面临着来自中国电信的挑战,而中国联通和中国网通的联手也将对中国电信的固网业务发起冲击。

在电信重组启动之后,很多行业专家都指出,应及时推行有效的管制政策。“打破格局之后,还要实行有效的非对称管制政策,”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剑秋对本报记者说,“在一定时期内对相对弱小的运营商进行扶持,把这几家都做大做强,才能够形成相互有效制衡的格局。”

中国电信在没有拿到移动牌照、CDMA网尚未交割的情况下,先行启动了招标工作。

中国电信咄咄逼人的进攻姿态使实力远远超过其他几家运营商的中国移动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公司将面临竞争环境变化带来的考验,在移动通信市场上,我们将面临强大的,实力雄厚的竞争对手,这些也是市场很关心的问题,我们也充分看到了这一点,竞争会更加激烈,更加严峻,”王建宙说,“所以我们积极向蓝海去要增长。一个是开发还没有使用手机的那些人,另外还要让现有的手机用户更多使用手机来进行各种各样的任务,就是我们所说的蓝海的战略。”

记者注意到,增值业务的增长成为拉动中国移动业绩增长的最主要动力之一。中报显示,增值业务收入达529亿元,同比增长26.4%,占营运收入比例达27%,比上年全年提升了1.3个百分点。

另外,虽然中国联通、中国网通融合还没有进入实质性阶段,但在一些“急不可耐”的地区,双方已经开展了实质性业务合作,并联手向竞争对手开战。据多位运营商知情人士透露,中国联通和中国网通已经开始在四川联手,推行中国网通固话和中国联通手机相互拨打优惠的策略;并且在多个地区进行手机、固话、互联网和行业应用捆绑。

非对称管制难在何处

在分析电信重组的必要性以及目前这个方案的合理性时,曾剑秋认为,如何实现可携号转网和互联互通是打破目前区域性垄断格局的关键所在。

而这次运营商的各位高层所关注的焦点仍然是政府在推行非对称管制政策时,如何解决可携号转网和互联互通的问题。

其中,可携号转网是指允许用户保留电话号码,变更运营商的网络服务。互联互通是指,各个网络运营商之间为了方便数据的交换和传输,相互开了一个端口,两者访问起来互不结算,对等互联。

“实现了可携号转网对于弱势运营商是不利的,”一位资深分析人士对记者说,“假如能够保留号码的话,估计会有大批用户转而选择覆盖更好的网络。”

“互联互通是解决目前南电信北网通无障碍通信的根本,其实在2003年中国联通曾经被允许在天津、重庆、成都3个城市试点市话业务,但是遭遇了当地电信的顽强抵制。甚至采用了技术手段,使中国联通的固话用户拨打电信用户时无法打通,而中国电信在当地已经占了98%的市场,这样自然迫使中国联通的用户转而使用中国电信的服务。”上述分析人士说。

另外,互联互通在移动网层面涉及到网间结算的费率问题。目前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无论谁主叫都要向对方付0.06元的结算费用。而现在网间互联结算费率占运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很少,运营企业对互联互通缺乏有效的制度激励,故运营互联互通积极性不高,甚至抵制互联互通的实施。

他认为,不能一味限制中国移动的发展,毕竟中国移动承担了TD-SCDMA建设的重任,在未来实行非对称管制时,应重点考虑对TD-SCDMA进行扶持,从很长一段时间来看,TD-SCDMA是中国移动的包袱。

其实,最早在扶持中国联通发展用户的时候,曾经采取过资费管制的方式。具体的策略是中国联通的每分钟通话价格比移动低10%,中国联通是0.36元/分钟,而中国移动是0.4元/分钟。

不过上文提及的之前接受本报采访的工业和信息化部人士认为再次从资费上进行硬性管制的可能性不大。

关于非对称管制政策,中国移动早在2006年就开始着手准备,在国内运营商中第一个推出企业社会责任报告,积极推进农村普遍服务、绿色、红段子等几大社会责任工程。很可能中国移动对非对称管制的应对研究,远多于有关部委的研究。合并铁通,承担自主创新标志性项目TD-SCDMA,可以理解为有关部委在借机削弱中国移动的领先优势,但同样也会为非对称管制政策的制定增加更多障碍。

09 Vim 寄存器

16 Shell常用工具

12 MongoDB 数据库的简单使用和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