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赎买之路从煤老板到没老板

发布时间:2021-01-08 00:03:46 阅读: 来源:压力机厂家

“煤老板”没了煤矿之后,就成了“没老板”。李志刚(化名)不得不盘算,到那时自己该干什么。

9月18日,李志刚在山西临汾参加山西能源企业转型座谈会时遇到了一件事,让他对今后的出路有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

“去天津买地怎么样?”山西霍州工商联会长刘振华捅捅他胳膊说,有一家天津的土地运营公司正在临汾推介土地,去天津投资土地一级开发,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买卖。

于是,如李志刚一样的100多位面临生意转型的煤老板们,结队来到临汾的金海岸大酒店,听这家天津公司推销他们的土地。

这半年来,找出路的紧迫感时时催逼着李志刚他们。一场声势浩大的煤矿赎买和重组运动正在山西轰轰烈烈地进行。按照整合方案,至2010年底,全省矿井总数将由2598座压缩到1000座,煤炭企业数量将从目前的2200个锐减至100个左右。

约2000座煤矿、2.2亿吨产能将在这一波被整合。随着民营中小煤矿被兼并或关闭,“煤老板”将从此消失。

由于多数煤老板选择以现金补偿方式获取煤矿被兼并的对价,一笔巨大的脱煤资金将在这轮大赎买中被释放出来。有人估计,这笔钱多达3000亿元。

在金融危机和实业萧条之年,这3000亿将去往何方?

赎买之路:从煤老板到“没老板”

李志刚认为自己属于“点比较背”的人。

他1998年进入山西煤业,花了不到2000万在霍州买下两座30万吨产量的煤矿,不多久煤价大涨。

“2003年时,每天每个矿也能带来40万元的收入。”李志刚说,后来霍州地区煤矿事故频发,他就将手中的两个煤矿以6亿元价格转手给了温州来的老姜。

其时,温州商人凭借资本优势在山西当地人手中收购了大多数的煤矿。

但老姜接下李志刚的盘子不久,矿上就发生安全事故。老姜还没从当煤老板的美梦中醒来,就被公安部门从浙江带到山西关押起来。老姜钱没赚到,还得将自己在温州的几处房产变卖,用来处理善后事宜。

2005年下半年,李志刚通过关系又将其中一处煤矿买了回来。这一回,他的手气不是一般地糟。刚买回来,就赶上山西矿难频发,整个区域的煤矿频频被停产整顿。就在这开开停停中,李志刚又当了4年煤老板。

“这4年有赔有赚。”李志刚说,由于看到了老姜的下场,重新买回一座煤矿后,他近两年投入1亿多元用于技术改造,打算将产能从30万吨提高到60万吨。

“这些钱都是以2分钱的利息借的,停产一年就亏损7000万到8000万。”就这样,李志刚将自己前几年当矿主赚的钱,多半又倒入了煤矿。

没等收获期到来,更大的风暴来了。

在被矿难前后“放倒”四任省长之后,山西痛定思痛,决定走大力兼并重组中小煤矿以改善行业秩序之路。按照这一方案,山西全省原有2600座大型煤矿,只保留1000座。临汾地区几千家煤矿只保留200-300家。

李志刚亲眼目睹了今年4月启动的这场大整合的力度:刚开始是5万吨以下关闭,后来是20万吨以下关闭,30万吨以下关闭,90万吨以下关闭,最后变成120万吨以下关闭。“非国有煤矿大部分难逃关闭命运。”李志刚说。

山西本地国企和中煤集团成了兼并中小煤矿的主体。对整合没完成的地区煤矿,政府采取先行停产的措施。一座30万吨的煤矿,停产一天就蒸发掉30万元,还不计算利息。“这意思就是逼着你快卖。”

中小煤矿与大型国企煤矿整合后,煤老板们可以选择入股和现金两种方式得到转让煤矿的对价补偿。但90%以上的煤老板拒绝入股,都要求现金折现,因为多数煤矿都有负债,煤老板们需要拿现金还债。

李志刚已和当地国企签订了转手煤矿的框架协议,对价是在由当地国资委指定的评估公司评估煤矿资产价值基础上,以一比一的标准补偿。

据国金证券(600109)首席经济学家金岩石估计,山西2000多家中小型煤矿被整合,补偿现金至少在3000亿元上下。

出路热选:买房、养猪

这3000亿的出路成了接下来的问题。不做煤老板了,那做什么?

与心事重重的李志刚不同,另一位煤老板安谷正整天满面笑容,他的习惯是,见到人,甭管熟不熟,第一反应是掏出铁盒装的“中华烟”递上去。

安谷正从来不带名片,给人留电话只写自己名字,旁边再注明三个字——“加工业”。

安谷正至今在襄汾仍拥有一座30万吨的煤矿,但是早在2年前,他就将手里的另外几座煤矿出手,转行主做饲料加工业。

安在临汾开办了一家大型养猪场,养了5万头猪和几十万只鸡鸭,专门给国内一家知名肉食产品企业供货,每年可以净赚5000万到6000万。

“虽然没有开煤矿那么发,但也算给子孙后代找了条生存的路。”安边抽烟边说,今年初他又开了一家小额信用担保公司,准备做临汾当地的金融生意。

受安谷正这样的转型成功案例影响,加之担心出去投资风险大,很多临汾的煤老板们在“脱煤”后选择了就地创业,而创业最普遍的选项就是养猪、养鸡。

此外,临汾的煤老板们几乎都在北京拥有房产,这是他们理财的第一选择。随后,受天津可以买房落户的影响,很多煤老板又开始涌向天津。

“天津高考分数线比山西低50多分,加上天津房价便宜,很多煤老板都喜欢在天津买一套、在北京买一套。”山西新晋商商会会长王春元说。

但仅仅买房子投资毕竟算不上是转型,很多山西青壮年的“没老板”们,都希望在外地开创一番非煤产业的事业。

临汾流传着一个成功案例:某煤老板去山东威海旅游,看到那里气候景色适合养生居住,就拿了几个亿在当地做房地产开发。3年后,这位煤老板的房地产公司已有几十亿资产。

“晋商文化中就有出去创业的传统。”王春元说,如今,很多新晋商主义影响下的煤老板们斥资在北京、天津开饭店、建材城,去福建做石材,去海南做房地产。

天津观望:在滨海买个足球场?

但在经济萧条之年,实业投资的机会并不好找。于是,一种担忧蔓延开来——这被放出笼子的3000亿,是否将成为一股破坏力?

在金岩石看来,这3000亿如果冲向国内主要城市的楼市,足以将北京和上海一年开发的房屋全部买光,对一线城市的房价冲击力可想而知。

相对于28万亿的股市市值,3000亿的“脱煤”资金只是个零头,但如果集中涌入,也“足以将股市捧上3500点”。

而如果能引导这些资金分散、优化地流动,则能使它们发挥正面作用。“给煤老板们提供投资土地的机会,比直接投资房子好得多。”金岩石说,一方面土地市场正急需要钱;另一方面投资土地不致于过快抬高房价,可以起缓冲作用。

9月19日,李志刚等煤老板们围着天津滨海团泊新城的开发规划沙盘,久久不肯离去。

李志刚说,他做生意多年,深知道越是处于产业上游,跟政府合作的项目,回报越是有保障。

天津团泊新城一位土地部门经理认为,一般土地一级开发项目利润在8%左右。现在如果要投资地方的土地一级开发整理项目,需要跟当地政府有深厚的关系。而如果让“脱煤”资本以投资股权或者捆绑投资新城商业项目的方式投资,则可以实现轻松进入,规避风险。

“团泊新城占地约28平方公里,定位为以文化创意、体育产业为主的现代服务业基地。”团泊新城一位讲解员对围在沙盘前的煤老板们侃侃而谈,目前,团泊新城正在建设网球馆、足球馆等,以供2011年东亚运动会在这里举行。

“国脚郝海东现在是我们下属松江足球队的经理,将来可以把你们的孩子送到这里学足球。”这位讲解员狡黠地冲着李志刚他们说。

“怎么样?”

李志刚没多想就说:“先买它200万的!”

上海输卵管介入再通术多少价

重庆治疗尖锐湿疣的专业医院

上海哪里看肾病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灰指甲的症状 主要是单个发病后逐步感染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身体哪个部位易发白癜风?